TAHITI BLACK PEARL大溪地珍珠—皇后的珍珠,深不可测的神秘与诱惑

    她来自南太平洋的环礁及珊瑚岛,大溪地珍珠不但蕴藏深海的神秘,更同时兼备淡淡彩虹的幻彩光芒。大部分大溪地珍珠都属水滴型,线条比一般圆形更见独特,直径由10毫米至15毫米不等,颜色选择一般有纯黑、深灰及银色,而最独特颜色则是灿烂夺目的孔雀绿,弥足珍贵。

     法属玻利尼西亚群岛位于南半球,纽西兰东北方,夏威夷之南。大溪地是玻里尼西亚群岛一百一十八个岛中的最大之岛,总面积约1000平方公里,在南纬7~29度、西经131~156度的广大海域中。形状从空中鸟瞰似尾鱼,鱼头鱼身被称为「大溪地」(Tahiti Nui),也称塔西提岛。

     这里四季温暖如春、物产丰富。衣食无忧的人们常常无所事事地望着大海远处凝思,这种忧郁或是悠闲的状态一般都要维持整个下午。然后是日落,然后是天亮。阳光跟着太平洋上吹来的风一同到来,海水的颜色也由幽深到清亮。他们管自己叫“上帝的人”,人们管那里叫“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自18世纪大溪地被西方知晓以来,仙境般的风光、纯净的海水、迷人的异国情调,成为西方人梦境中的天堂,被称为人间天堂——上帝恩赐的礼物!许多人慕名来这里游历、生活,包括文学家杰克·伦敦、史蒂文森、画家高更等。

     大溪地是印象派画家,抽象主义大师高更的生活与精神家园,高更不顾一切,离开巴黎,远涉重洋,到南太平洋上的tahiti 岛上生活、画画,住在屋顶镀锡的茅草房里,塔希提少女相对而坐,素色的小花簪在发际静静地散发着芬芳。这样的生活一过就是12年。在这里,高更沉迷于被称为人间天堂的大溪地的绚烂和谐的自然风光与原始质朴的人文,开启了自己艺术的心门,达到了绘画事业的顶峰,并品尝到了真实纯朴幸福的生活。高更的大溪地绘画在他生前并没有给他带来财富。但是,在他死后,他的大溪地绘画成了最受拍卖行和收藏家追捧的题材。高更的一生如同来自大溪地的黑碟贝,生前,人们看到的是长满寄居物和海藻、双壳紧闭丑陋的外表,当剖开双壳,美丽的珍珠层就显现出来,接着,是一颗价值连城的绝世黑珍珠---那些大溪地绘画现在每幅的起拍价都在千万美元以上。

     链接:黑珍珠的神话传说
     玻利尼西亚的神话里,大溪地珍珠是由上帝赠给和谐与美丽之神 Tane 的礼物。Tane以这些光点照亮了天宫的地窖,它们的形态和光亮也为他带来灵感,创造了星星。然后,Tane把光点带给海洋之神 Rua Hatu,让他照亮海域。替Tane 办事的战争与和平之守护神Oro,把这数颗珍珠,送给了由他选定为他繁衍后代的凡间女子,作为定情之物。在他完成凡间的任务后,他把珍珠贝“Teufi”交给了凡人,以纪念他曾到过尘世。自此以后,属于cumingi品种的珍珠贝“Teufi,Pinctadamargaritifera”,便在法属玻里尼西亚的环礁湖里繁盛生长。在玻里尼西亚的文化里,最初两颗神话里的珍珠,是由守护神 Oro,送给了一位凡间公主,战争与和平之神,是《Poe Rava》、非凡的《Peacock》及《Poe Konini》,雕上圆环的珍珠。两者均见证了大溪地珍珠的亘古源流。在找寻珍珠牡蛎的过程中,可能发现一颗天然珍珠。虽然这种可能性很小,估计要打开大约15000个牡蛎才能找到这样一颗珍珠。

     当来自大溪地的黑珍珠频频出现在世界各地的珠宝、时尚、奢侈品秀场上,当传媒将每年的新品黑珍珠传递到世界各地时尚中心,人们对黑珍珠以及它的故乡大溪地便有了梦幻般的渴望。

     大溪地温暖的海水中,孕育着美丽的黑碟贝,这种珠母贝珍珠品质独一无二,是一种会分泌黑色珍珠质的黑蝶贝,在纯净而特殊的礁海中,黑碟贝将其无与伦比的天然色泽赋予珍珠。色彩是大溪地珍珠最为美丽独特之处,黑灰的基本色中透出浓紫、粉红、海蓝等幻彩虹色,而最独特的颜色是灿烂夺目的孔雀绿色,这些色彩完全是大自然的结晶,浑然天成,它强烈的金属光泽会随着珍珠的转动而变换,不是其它颜色珍珠可以比拟,因此它显得弥足珍贵。

     目前黑珍珠只有两个主要的天然产地:一是波利尼西亚群岛的大溪地岛,产出全球95%的黑珍珠;二是库克群岛的彭林岛和马居希基岛,产量占总产量的4%。这两个地区同居于太平洋中南部,故又称黑珍珠为黑色南洋珠。

     优质黑色珍珠的年产量估计不超过15万颗,其中40%通过一年一度的国际拍卖会出售。多数黑珍珠粒径集中于9毫米至10毫米之间,大约有6成以上黑珍珠粒径不超过11毫米。因此一般把11毫米作为黑珍珠珍品的界限,而15毫米以上精圆形黑珍珠更加稀有。